仙人弹妙音 【齐家古里·广通河畔·传递妙音】——马琴妙女士散

热门职业 2020-07-31120未知admin

  那自然是孩提时代的事了。“小桥流水人家”、“河畔青芜堤上柳”的古朴诗意已被滚滚而来的现代化潮流所淹没。张爱玲曾说:童年的时光像老棉鞋里面,粉红里子上晒着的阳光。陈年的、毛茸茸的温暖映在日渐生硬的,痒痒的免不了去回想。

  

  我家屋后是一条地势略高于村庄的水渠,渠两岸灌木丛生,杨柳成行。站在河堤,目之所及远处连绵起伏的山峦逶迤在天际,山脚下碧绿的田野间广通河像一匹流动的绸缎闪闪发光。这一渠一河是我童年时代的动脉和静脉,孕育着懵懵懂懂的奇思怪想,弹奏着欢声笑语汇聚的谣。

  

  过了正月,穿得厚墩墩像企鹅般的孩子们每天在河堤上跑来跑去,从冰块的裂隙里打探春天的讯息。一日一日,在急切的目光中冰面开始整块整块哗哗的地脱落,捂了一冬的河水伴着人们的脚步灵动起来,就连老鼠也从密室里窜出来东奔西跑。有一次父亲做了个形同鸟笼的捕捉器放在屋角,第二天,就有一只淡灰的小老鼠在里面转着乌溜溜的眼睛一幅听天由命的可怜相。淹到河里去吧,有个孩子提议,似乎这样要慈悲些。我们来到渠边,对着河水打开,不料它噌地跳出去落在正漂流下来的一块冰块上,安然地漂然而去。奔流不息的河水流向哪里去呢?如同天边隐隐约约淡成一袅青烟的山峦,在孩子们心中弥漫着遥远的不可或知的神秘气息。如果也能乘船一漂流,去到很远很远的地方看看该有多好呵!有一次我偷偷把母亲画了鞋样的画报拿出来,四边折叠,再用针缝合做成船的模样放到水里。和小伙伴们拿着长竹秆沿着河堤,跟着船儿一边跑一边拨拨点点,跑过村庄、跑过田野,直到小船在一个拐弯落差处被湍流打翻。等我们又饿又累踩着青纱般的暮霭战战兢兢摸回家,免不了一顿狠揍。挂一脸泪痕撅着青紫的爬在炕头,梦中却像那只小老鼠,坐在小小的纸船漂流而去,禁不住咯咯笑出声来......

  

  不用说到了夏天,郁郁葱葱的灌木丛中成群的鸟雀起起落落,碧绿的枝叶把阳光剪成碎金铺洒在河堤闪闪烁烁;夜间,一亩亩此起彼落的蛙鸣和着远处广通河不紧不慢哗哗的伴唱.在这个天然的乐园里,孩子们晴天捕蝴蝶,雨中捉蜻蜓;或是在河堤背阴处采蘑菇,摘了蒲公英吹“汽球”........我喜欢蹲在河边看白云在脚下飘浮,仿佛只要一低头,就会跌入那无垠无渊的蓝天里,落在一片云彩上像故事中的乘风翔舞。水中的天空比头顶上的更加清碧幽远,深不可测。凝眸片刻就会有一种晕乎乎地眩目和惊心动魄的坠落感。广通河对岸是无际的田野,那里种着玉米、小麦、最诱人的是的大豆田和青豆地。盛夏,饱满的豆荚散发着甜津津的醇香。于是十多个孩子串成长队,手挽手淌河,每到河心小一些的孩子就被淹到胸前的河水锁住脚步,大点的孩子有时候会浮过去,用衣服包一堆豆荚过来,那香味真是无与伦比。河畔有的葵花田,整个夏天,我们在那里捉迷藏,雨天,摘了扇形的大叶子当雨伞。可一到秋季,那里就有人搭了简易草棚子日夜巡察,的是一位满面长着麻疙瘩的老人,曾被他的一些孩子给他起了个绰叫“麻麻布”。是夜,月光如水。平常跑得快的孩子充当前锋,故意让老人发现,他追就跑,他一停就怪声怪气地喊“麻麻布,没媳妇。”趁此机会,其它的孩子们就像一群麻雀扑入田里把硕大的花盘摘下来.如此几次,直到那老人牵只大黑狗助威,才做罢。

  

  我还曾有过拾鱼的经历。有一年夏天,连日暴雨倾盆,广通河像狂燥的狮子怒吼着横冲直撞,冲破河堤,满过田野,被折断的树木、场院里的麦捆子在河面的波浪里翻滚。夜晚,不安的人们到山上人家借宿,白天,来到河边饲机抢救庄稼。等到天色放晴,洪峰减弱,满目已是一片狼藉。有一天渠面飘来厚厚一层木渣碎屑,母亲拿一把木叉从河里往河堤打捞时,奇迹般地从碎屑里跃起无数约莫五寸的鱼来,银色的鳞片在阳光下闪烁。我和小伙伴们惊喜不已地拾着,蹦蹦跳跳的鱼儿滑溜溜的,抓在手中有一种痒痒的感觉。从那以后我们经常去河滩水洼找鱼,有时候脚踩进淤泥里,突然脚心一冰,惊恐地抽出脚,哧!弧光一闪一条大鱼从泥里蹦出老高。河滩里到处是捞稻草、拣树枝、的人们,同时,还流传着什么大蟒蛇盘桓得像磨盘,河里出现的等等的奇谈怪论。有人捉了只圆头、形状有点像人形的鱼,据说叫声像婴儿的哭泣,是“娃娃鱼”。水里面真的有人在生活吗?我把妈妈讲的《海的女儿》的故事说给小伙伴们,眼前的河水更加高深莫测起来。

  

  河堤还是一本活的日历。当第一片叶子涂抹着金黄蹁跹在风中,清凌凌河水像暗藏了芒刺,浣衣们的身影悄然隐匿,河堤落寞起来。女孩子们便背起背斗,操起扫帚到山坡上、树林间将落叶扫拢堆积,背回家去摊晒在太阳底下,淡淡苦涩的氤氲里弥漫着土炕特有的气息,暖烘烘、懒洋洋。夜来风急,不住寂寞的树木打破沉默奏起交响乐,亢奋雄壮的高音、优雅抒情的中音、忧郁深沉的低音,三个声部或是同声放,或是舒缓独奏。伴舞的树叶有时像骤雨扑天盖地,有时像杏花烟雨漂漂洒洒。酣睡通常在树木的声中醒来再也合不上眼。当一线曙光在天边浮动,我和姐妹们迫不及待地跑上河堤。厚厚的落叶在唰唰飞舞的扫帚底下沉甸甸的,有着结实的欢喜。

  

  几番风雨,河堤上的杨柳简约的枝条映在高远的天空,像一幅剪纸画。披一身黑白羽翼的喜鹊是清俊的大家闺秀,或在枝头婷婷玉立,或在河堤顾影自怜。麻雀是永远长不大的孩子,叽叽喳喳,成群结队,不是在河堤吵闹就是去人家屋里争食。孩子们耐不住寂寞,于是麻雀就遭殃了,用筛子捕、用诱。奶奶曾,仙人弹妙音女孩子要是捉了鸟雀,以后做不好饭菜,要是从狗身上跨过去,就会遇到一个恶女婿等等。这是很的,我们时常看到一些年轻媳妇被丈夫打,被婆婆骂,心里有些说不清楚的隐隐的痛。有一次一只麻雀飞进屋子,它把窗玻璃看作天空,一次又一次地飞撞上去,撞晕了落在地上。我把一根细绳子绑在它的一只脚上,像筝般让它飞出去再拽回来。一天傍晚,就在我们拿它取乐时,不知从那里窜出一只大黑猫,影子一闪,绳子那头只剩下一只鸟腿和几片羽毛,这个场面比看到那些的女人更令人惊悸,自此“金盆洗手”。

  

  后来,伴着奶奶“姑娘家要这样、要那样”绵长的唠叨在耳朵里生根发芽,童年像一列缓缓的火车渐行渐远,却被记忆镂成一卷彩色画卷收藏起来,只等你闭上眼睛、屏息敛声,轻轻地去展开……

  

  

  屈指算来,离开Α校已是17个年。那所曾就读的中等专业学校离我生活地相距并不遥远,出于一种无法梳理的,即使擦肩而过也除了远远凝望而不曾驻足。然而近些年来, 青青校园不时撞入梦中,让我长发飞扬在杏花烟雨中自在地奔跑,在青青草地间无掬无束地放……而梦不留,突兀地收起缤纷的幕布。中我会发一阵呆,都说青是生最美好的时光,于我却仿佛放到中的一块糖,还没嚐到甜味就已经化了。

  

  一个秋天的傍晚,有朋友要去Α校找,我陪同前往 。时至中秋,一轮明月款款升空,如月华着树木、屋、影像皮影戏里的景致,影影幢幢,仙人弹妙音又像一幅淡墨画淋淋漓漓。脚下的 被月光镀一层薄薄的银子,踩去似乎有金属琅琅的脆响。正是晚自习之前的活动时间,旁的操场里一簇簇少少女或是喁喁低语,或是高谈阔论,不时传来银铃般的笑声或是烈的声;两排银白的白杨树中间的泥在月下显得幽静而绵长,有孩子在手挽手散步,有女孩子背倚着树干轻言细语……此此景熟悉又陌生,亲近又遥远。浸融在暮霭的纱缦里眼前的一切朦朦胧胧, 似真似幻;梦游一般在人流中孑孑而行,仿佛一片树叶飘浮在林间,更像无声无息的幽灵 徜徉在另一个空间,步履是那样轻盈,心灵是那样,灵魂是那样鲜活……

  

  1985年,我在家乡读完中进入这所中等专业学校。班主任是一位刚从某所大学音乐系毕业的青年,眼镜下明亮的大眼睛略带一缕忧郁,当他坐在钢琴前,轻盈飞舞的双手下优美的旋律淙淙流淌、袅袅缭绕,令如醉如痴。我们是刚刚离开家,第一次走出狭窄生活空间的丑小鸭,他像天外来客般神秘。在我还是个小姑娘时就幻想着能穿一袭白长裙,坐在钢琴前弹奏出曼妙的音乐,钢琴盖还有一朵紫红的玖瑰花(那许是古代连环画中得来的灵感)。他的出现活了我实现梦想的。教室里有一架脚踏琴,每天晚自习后教室门前风吹白杨树的哗哗声伴着我杂无章的琴音。偌大的校园,僻静的教室,那时候眼里的一切是透明的,心里没有“怕”字。起的恐惧萌生于校园后墙边一废弃的井。据传言,曾在以前,因学生灶饭菜极差,学生会带领全校学生“”。事后,校领导对学生灶进行全面整顿的同时对于此次行动的发起者追究责任予以。担负起全部责任的学生会是一个农家子弟,在一个深投井而死;还有在学校操场南边的单杠曾有一个美丽女孩因失恋自缢。是还是真实,没有去考证。只是在晚或者一个在宿舍会有一丝隐隐的不安,仿佛校园里有白的影子在飘。当然这是后话。有一天,就在我手忙脚不得要领时,门被推开,“每天晚都是你吗?”班主任的大眼睛里满是惊讶。班主任送我回宿舍,他手中手电筒的光柱像一条金的通道,我多么希望塑造出心目中的“自己”啊!在音乐课堂,他时常会走到我边指导。他的手白皙修长,而我生就一双胖乎乎的小手,伸开五指够不着一个八度。我对这双手深恶痛绝,自惭形秽。加与五线谱那些小“蝌蚪”的结识过程中屡屡失利——音乐需要天赋的吧?心灰意懒的我最终没能为心目中的“自己”。

  

  不久,琼瑶的小说在校园里风起云涌,随之而来的是“吉它”,八个的宿舍里至少就有四把,每在闲暇叮咚之声汇一片噪音。操场里、校门外的田,背着吉它蓄着长发的生显得漫又滑稽,女同学喜欢披肩长发,每在秋,脖颈围一条雪白的长纱巾,走起来搭在双肩的纱巾和长发一起迎风招展,像要飞!校园里还真有一个琼瑶小说主公似的的青年教师,吹、拉、弹、唱样样在行,而且画画得特别好,有一个漂亮女孩与他终一段佳话。少女的慕总伴着,不管它是否盲目。至于众多的“吉它手”大多只能弹几曲简单的曲 子,也有一个高年级的生弹得极好,他经常出入于女生宿舍做业余指导,当女孩子们羡慕地围在他周围,他的双手在吉它飞旋,优美的乐曲似在烈地倾诉。不久传出“绯闻”,说他追这个女孩碰了壁、追那个姑娘遭。为什么他的琴声不能打动哪些女孩子呢?他偏是不馁,可似乎越是越讨厌。后来,每当看见他背着吉它或在女生宿舍被某个女孩当着大家的面斥喝或吃了闭门羹依然挂一张比哭还难受的笑脸时,吉它的在我心里黯淡下来,被搁置在一旁像大大的问:一个要走多远的才能找到梦中?

  

  少男少女15至20岁的花季里该有多少童话故事。那时候,我们总以为音乐的旋律会让心灵飞翔,美术的神奇会让子绚丽、火的诗句能就梦想,在想象缔造的心灵家园,我们是一群不食间烟火的精灵。和我同级有一个生是学校文艺演出中的明星,喉像极了“姜大伟”,加他刻意模仿神姿态,一曲《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赢得如掌声。后来,听说他被分配到一所僻远的山村小学,子过得一塌糊涂,仙人弹妙音也有些失常。命运真能掌握在自己手中吗?当我们步入,才发现“选择”或者“机遇”具体到,垂青于个体生命的概率是极其有限的——如同我始终没有等到的玖瑰,被岁月风干一瓣结疤的伤痕。

  

  银色的月光啊伸展着我脚下的,也抚平 了心中的坎坷。我的脚步停在一间亮着灯光的教室门前,隔着玻璃窗望去,一个孩子正优雅地坐在椅子一边拉着手风琴一边唱着“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一位好姑娘……”趴在窗台双手支着下巴,我像一个不谙的小姑娘在心里 同他一道唱,那些遥不可及的梦想,那朦胧诗般埋在心底的初恋,还有那为赋新词强说的愁怨都向我奔涌而来,禁不住泪落如雨。

  

  作者简介:马琴妙,女,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个人文集《憔悴红》,获省、州励多项。现为广河县文联。地址:临夏州广河县委宣传部

  我们感受到了她的成熟,她男性般的臂膀,她的母性般温柔的胸怀,我们深情地向她致一个敬;奉上我们一片爱国赤子的深情。

  

  2020心理师-理论-引发心理和行为问题的常见学因素有哪些?.pdf237 KB下载数 40下 载

  “这意味着个人贷款审核门槛正在悄然收紧。”前述持牌消费金融机构贷后管理部负责人指出。为了确保借款人均是“优质客户”,上周以来他们风控部门加入了不少用户画像信息作为放贷决策新依据——以小微企业主为例,若他为家人购买足额寿险医疗险,以往能按时贷,购买较高额度第三者责任险等车险险种,那么他获得贷款的几率相对较高,反之若无法收集到相关数据,则可能直接否决他的贷款申请。

  值得注意的是,研究员许保利表示,随着机构方案要求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职能划入,正在制定过程中的权责清单,也需要随之作出新的调整。

原文标题:仙人弹妙音 【齐家古里·广通河畔·传递妙音】——马琴妙女士散 网址:http://www.0577mmw.com/a/remenzhiye/2020/0731/197014.html

Copyright © 2002-2013 曼妙屋职场资讯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